美国掏空一中原则的历史与现实

  作者:张腾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

  8月,美国国会众议长佩洛西不顾中方强烈反对和反复严正交涉,窜访中国台湾地区,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以及美方所做有关承诺,给中美关系造成严重冲击,显著加剧台海紧张局势,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对。从事前事后有关言论看,美方倒行逆施掏空一个中国原则,却大言不惭称其“一中政策”没有变,甚至贼喊捉贼,倒打一耙甩锅中方,拉帮结派操弄歪曲一个中国原则的国际叙事。这种典型的强盗逻辑与霸权心态,充分显示美方对国际秩序、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公然漠视,对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肆意践踏,美国才是台海乃至地区和平稳定的最大破坏者。

  一中原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和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

  一直以来,台湾问题的历史经纬明明白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0世纪40年代,《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具有国际法律效力的文件,要求将台湾、澎湖列岛等日本窃取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有关法理事实不容置疑。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后即宣告取代中华民国政府成为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并致电联合国声明国民党当局“已丧失了代表中国人民的任何法律的与事实的根据”,完全无权代表中国。在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过程中,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与台湾当局断绝或不建立外交关系,一贯是双边交往的基本原则与前提条件。此后,一个中国原则逐渐完善成型,其核心内容即三点: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1971年10月,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第2758号决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联合国的席位和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驱逐了台湾当局代表。联合国秘书处法律事务办公室官方法律意见明确指出,“台湾作为中国的一个省没有独立地位”,“台湾当局不享有任何形式的政府地位”。这些历史一再表明,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美国在内的主权国家应遵守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一直以来,台湾问题就是中美关系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早在新中国成立前,美国就承认了中国对台湾的主权。但出于扶蒋反共的考虑,美国不仅没有承认新中国,还抛出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在朝鲜战争中派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试图阻止两岸统一。

  到20世纪70年代初,台湾问题一直是两国正常交往最大的阻碍因素之一。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美方就台湾问题和一个中国原则对中方作出郑重承诺。在1972年“上海公报”中,美方明确表示:“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在1978年建交公报中,美方明确表示:“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1982年“八・一七”公报中,美方明确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发表的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中,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并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无意侵犯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无意干涉中国的内政,也无意执行‘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政策。”

  三个联合公报是中美两国的政治承诺,奠定了双边关系的交往基础,也构成了两国关系的护栏和稳定器。而一个中国原则是三个联合公报的重中之重,是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和基本原则。回顾过去50年交往史,正是由于中美在一中原则上达成共识并始终坚守承诺,才使两国关系历经挫折而不断向前发展。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维护中美关系稳定、保持台海风平浪静的定海神针。背弃一中原则,就是毁坏中美关系根基、掀起台海惊涛骇浪的罪魁祸首。回到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三个联合公报的轨道上来,是本届美国政府展示其基本操守和国家间交往原则、展现与中国和平共处、对中国人民尊重和友好情谊的机会。

  美国“一中政策”的发展史是虚化掏空一中原则的集中体现

  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痛感“失去中国”的美国政客,不愿使台湾地区落入中国共产党之手,就开始在事实上推动“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中美建交后,美国政府为迎合国内亲台反华势力的政治需要,单方面发展出一套所谓“一中政策”,并且不断往里添加新的内容。最为突出的表现便是在1979年4月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

  在“与台湾关系法”中,美方打着“协助维持西太平洋之和平、安全与稳定,继续维持美国人民与在台湾人民间之商业、文化及其他关系”的名义,字里行间却是对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及美方所做承诺的公然违背,是对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粗暴侵犯,是虚化、掏空一中原则的突出体现。比如,该法以后来者身份对中美建交添加前提条件,提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基于台湾前途将以和平方式决定的期望,任何以非和平方式决定台湾前途之举都将被视为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与安定的威胁,这种说辞显然是试图单方面篡改中美建交的政治共识,是典型的无中生有。

  又如,该法提到将根据对台湾防卫需要自主决定向台湾提供防卫物资及技术服务,并指示总统如遇台湾人民的安全、社会及经济制度受威胁采取适当行动,这完全违背美方在“上海公报”中做出的“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承诺,本质上等同于不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是以美国国内法之名干预中国内政事务的恶劣表现。众所周知,美国对台军售延续至今,对中美关系及台海和平贻害深远,其所谓法律依据就来源于“与台湾关系法”。

  “与台湾关系法”绕过、修改乃至否认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做出的承诺,严重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严重动摇了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严重破坏了联合国宪章中关于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等基本原则,也违反了联大第2758号决议确认并为国际社会普遍遵守的一中原则,中方从一开始就不予承认和坚决反对,也从未得到国际社会及任何主权国家的承认,是不具有国际效力的一张废纸。

  在签署“八・一七”公报后,美方又炮制了所谓对台“六项保证”,这只是美国对台所做出的单方面“口头承诺”,从未落实到具体文本上。事实上,在“六项保证”出台后的很多年里,美方所谓“一中政策”的内涵是三个联合公报及“与台湾关系法”,并未将其纳入其中。直到特朗普政府执政末期,美方才通过解密相关文件的方式正式将“六项保证”提到台面上,成为“一中政策”的新内容。这种操弄政策表述的做法完全是非法、无效的。可以说,美方用所谓“一中政策”为其涉台行为背书,完全站不住脚。现在已不仅仅是美方掏空一中原则的问题,其“一中政策”早已名存实亡。

  美国掏空一中原则的本质在于服务新时期对华竞争

  一直以来,美方从未认真落实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近年来更是变本加厉,在虚化、掏空、歪曲一个中国原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政治上,美方违背“与台湾保持非官方关系”的承诺,纵容支持高官和国会议员频繁上演访台秀,美国驻外大使还多次会见台驻当地所谓“代表”,以各种形式突破美台官方交往限制。作为现任美国国会领导人和第二顺位总统继承人,佩洛西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赴台活动,都是升级美台官方交往的重大政治挑衅,不存在任何妥协和模糊解读的空间。

  军事上,美方无视“逐步减少对台售武、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解决”的承诺,持续提升对台售武规模和性能,迄今军售总额超过700亿美元。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已5次对台军售,其中4次发生在今年,这不是巧合,而是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恶劣行径。2021年以来,美国领导人还多次公开表示如台海发生战争将协防台湾,这不是口误,而是企图在台海局势上拱火浇油。

  外交上,美方用“民主对抗威权”叙事操弄国际社会对两岸关系的认知,大搞全球民主峰会拉盟友伙伴挺台,利用乌克兰危机鼓吹防止台湾成为下一个乌克兰,散布联大第2758号决议未解决台湾地位的谬论,支持台湾拓展“国际空间”,尤其是多年鼓噪推动台参加世卫大会。美国国务院官网还多次修改“美台关系”事实清单,删除“台湾是中国一部分”表述等。这一系列动作,无一不是在开历史的倒车,无一不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无一不是对台海和平稳定的严重破坏。

  美方持续玩火打“台湾牌”,其真实目的在于搞“以台制华”,在长期对华战略竞争中取胜。美方通过不断蚕食踩踏中国大陆对台底线,试图制造既成事实,为进一步加强美台关系大开方便之门;通过不断蚕食踩踏中国大陆对台底线,试图激怒中国大陆做出过激反应,从而美国进可加大军事干预准备、退可制造中国大陆外交和国际舆论危机;通过不断蚕食踩踏中国大陆对台底线,试图制造示范效应,鼓动其他国家效仿,形成全球挺台反华“统一战线”;通过不断蚕食踩踏中国大陆对台底线,试图将台湾打造为对抗中国大陆的战略前沿,持续消耗中国的战略资源和精力,以起到打压、迟滞中国和平发展与国家统一的最终目的。

  但是,美方显然严重低估了中国政府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和能力,严重低估了全体中国人民不惜一切代价实现两岸统一的坚强意志。在7月末同拜登通电话中,习近平主席强调,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是一以贯之的,坚决维护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14亿多中国人民的坚定意志。民意不可违,玩火必自焚。希望美方看清楚这一点。美方应该言行一致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履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